2009年3月2日 星期一

做蘿蔔

小時候常看媽媽做蘿蔔,感覺很好玩,在鄉下沒什麼玩具,所以只要是季節性,要做的事都會很期待,快點下課可以回家玩,如包粽子、做年糕、紅龜粿、蘿蔔乾、酸菜,當時是小學4年級,記憶裡有鄰居直稱讚那麼小怎可能做那麼好。

做蘿蔔乾、包粽子是從小到老沒間斷過,可是在去年有一個很好的經驗,平常只做一點點,隨心所欲,怎樣都好,從不曾一次做3千多斤那麼多,新的感覺就出來了。可是大家都傻眼,必須在一定的時間完成,一種從來没接觸的事,大家做起來直叫腰酸背痛,深刻的感受到農民的辛苦。還好有佛陀世界的師父和師兄姐們幫忙。也是一個難忘的記憶,因為蘿蔔而認識佛陀世界,去跟他們分享做蘿蔔,接著他們來幫忙,當然必須準備晚餐,那難忘的時刻就發生了,正煮著飯就聽到他們做著晚課,好感動!相信去年的蘿蔔是被加持的,謝謝!

多變的我想了很多的花樣,也很愛現没穩定就送出去,過程中真是刺激,食物的變化、擠壓內在的感覺,對蘿蔔有新的認識,除了品種還有跟土地的關係,一種南台灣駻氣無畏充滿了水份郤没有韱維,辛辣的感覺是表現南台灣的氣候、植物對當地人的一種體貼,一根根像人參,做的過程真是美呆了。

看著宜蘭的人做蘿蔔,那般傳統的模樣,只能說宜蘭的男人真幸福,做出那金黃的顏色,更表現女性的温柔,回到台北怎麼做都做不出美美的顏色,告訴美珠姐是蘿蔔的問題,姐姐從宜蘭寄了蘿蔔,結果還是出不來,我說是水的關係,姐姐說下次要從宜蘭載水來。真是感動,每次去香格里拉看到他們夫妻倆的認真,我真的汗顏了。終於讓我做出來,原來是缺少温柔的對待,宜蘭弟兄們幸福嗎?


最後說一個小秘密,現在我好像在做九宫天王星/天王星120度的工作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