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2日 星期一

好友

好友來訪聊天下事,說了他對事件的看法。

問我的意見,我說:「假如順著你的說法那我們就没得說了,所以我以反向的說法來論事件。」

用不同觀點,結果看他眼睛發亮,我們倆越談越有趣,整理反省一直至深夜二點多,才勉強各自睡覺。事後還有點心情,真是認真的女人,有没有自戀。

長久以來總自認為,將對的事以錯來看待,再找立足點,這不是一直是我的座右銘嗎?

今天因為好奇跟一位朋友去做能量測量,她說我喜歡跟人家分享,郤希望看到回報所以不快樂。我說:「我不會是如此。」她說:「自己看不見自己。」

我以為這早就是想過的事,看來這就是我最近該參的話頭,好友參一角吧!

沒有留言: